2008年

08年最後一天,我感到很喪氣

又吵起來了。

半年一次,幾乎已經快成鬧鐘了。

每次都這樣,每次都這樣。為了丁點小事就能吵得這麼厲害。

散了吧,散了吧。既然見面就是吵,何必勉強湊在一起徒增怨氣。

[聖誕小劇場]120元之聖誕冬夜

呼嗚嗚……

蒼白的天空,凜冽的北風。不知什么時候開始落下的雪,紛紛亂亂的飄舞著,將地面涂成白色。

櫻『差不多也該是回去的時候了吧……』

今天是星期五。葉月的確說過是周末搬走,所以現在還是會有來的可能性。

所以,我將門鎖了起來。如果來的話就把她趕走,因此我格外留意著周圍的動靜。

……為什么,為什么要做到這種地步連自己都說不清。

來玩的話,隨便應付不就好了嘛--這點也明白。這么做的話不會有什么損失。

但是,我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變得越來越開朗、大方、善于和人接觸的葉月。還有那個始終只是原地踏步的我。

一定,在心中的某個角落……

這樣下去,再與現在的葉月見面的話,也許只有懊惱和不知所措了吧。

因為這種恐懼才將門緊鎖,也才會對周圍的一聲一響如此的敏感吧……

喀拉……

櫻『葉月嗎?』

聽到一點動靜,我立刻沖向門口。不過門口那里并沒有人,只是風把門吹響而已。

櫻『是風啊……』

就在我自言自語時……

喀拉喀拉……

這次的響聲從里面的房間傳來。

櫻『難道……莫非,是那家伙……』

我立刻跑進里屋。

櫻『葉月,你……』

葉月『對不起,我又來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圣誕夜

又到這個時候了,嘛……

Silver Bell

聽了這么好幾年了,仍然是最喜歡,印象最深的圣誕音樂之一。

未來的幾年內都不會變了吧……

冬至

昨天就是冬至。按照蘇州的習俗來說,冬至吃餛飩憶西施,所以入鄉隨俗也去吃。

風很大很冷,感覺能把手腳都凍沒了。凍得渾身顫抖,猛吸了一口氣,卻因為吸了冷空氣而肚子疼。

這樣的天出門真是自討苦吃啊XD。

冬至這樣的節日應該很少被現在的人注意。過兩三天便是圣誕,無論是宿舍樓也好路邊的商店也好,早早的掛起了彩帶,裝飾了圣誕樹。路邊走過的學生們絮絮叨叨地討論著圣誕節怎樣怎樣。門口也有人開始張貼關于圣誕晚會的海報。

不過或許因為今年過年太早,所以考試也比較早的緣故,今年的圣誕沒有往年那么悠閑的感覺。多多少少能感覺到某些人匆忙的行頭,當然他們一向都這樣忙碌的。我覺得他們都是有志青年,絕不肯浪費這一點一滴的時間的,不是我們這樣的玩物喪志游手好閑的人能比的。

當然我也曾經有過那樣一種志氣,不過早已經不清楚那是在什么時候了,反正我是能確定那種志氣早已經被我拋在不知道哪個角落瑟瑟發抖去了。當我決定要過得讓自己舒服而不是苦修自己要做教主或者救世主或者領導人這樣的大人物的時候,那些志氣早就已經不被我注意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Fallout,從未改變

war…war never be changed…

只有在懂得這句話之后,才能體會出輻射是個多么精彩的游戲。

戰前的可樂,過了多年,早已沒有了氣體,卻是非常流行的飲料。

有輻射的會發光的酒,存在破舊的冰箱中,依然是輻射僵尸的最愛。

奇怪的水果,也仍然有人帶著,是出于懷念?還是僅僅是好奇?

冷漠的人,麻木的人,對一切充滿警惕的人。僅僅是為了生存。為了生存,于是便什么都不顧了。

破屋也好,杰特也好,淪落的人也好。黑島給了我們這樣一個人類的未來。

但是廢土中依然有歡笑,依然有期待,依然有努力。這是希望。

像是三藩市始祖的繁盛,新加州和地下掩體以及蜥蜴城的共榮,萊特家族盛興的新里諾。

嘛,很難用言語簡單概括回想這個游戲的時候的心情。對于這個東西我的思想還不夠班。

僅僅能覺得它的沉重,卻找不出它沉重的重心。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