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

轉貼:國王護衛者的榮耀

原帖傳送門

“我的孩子,你真的要留下吗?”麦格尼·铜须的声音颤抖着,“我还是认为女人不应该参加这场战斗。你应该投降的,有普罗德摩尔的协议在,他们不会为难你这个人类的。”
他的王朝已经岌岌可危,铁炉堡外,数以千计的部落大军正在等待最后进攻的命令。
地下铁路和丹莫罗的通道已经被封死,就连魔法转移的通道也被亡灵巫师封锁了。而城中,除了数百矮人死士以及一个女性人类以外,再无活人。
“除非我被从这里抬出去。”派派拉说。“我是一个圣骑士。”

国王大厅的地板已经在微微颤动了。两人都知道这是牛头人的脚步声。敌人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啊……范达尔此时一定很羡慕我。”麦格尼突然说。“他被干掉的时候可是众叛亲离,他的士兵们几乎全都背叛了他。”
两旁的矮人士兵都沉默了。这句话基本等于宣布国王已经抱下了必死的决心。

“我想连德雷克塔尔都会羡慕你的…听说他死前只有两条狼与他共战至死。”派派拉说着,心不在焉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把简陋的剑,剑由两个相互重合的钩组成,但是剑身中却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地板的颤抖越来越大了,甚至已经有一股巨魔的汗臭味传入国王大厅。矮人士兵都已经按照战术要求隐蔽起来了,一时间大厅上只剩下两个人。

“那把剑……”麦格尼指着派派拉手中说,“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啊……我几乎都忘了,真是巧合。”人类笑了一下,“它的名字叫国王护卫者。”
“是吗……是谁给它这个名字的?是你吗?”
“不。卡拉赞的先知给了它这个名字,它守护千王之厅的国王。”

- 阅读剩余部分 -

制作進度:Title和右鍵菜單

前天小CD和我說:你怎么不做右鍵。我說我懶……嘛,其實懶是懶,還有一部分是屢戰屢敗。所以放棄了。

于是小CD非常治愈系地說:我來做吧。

好吧,我于是說:小CD辛苦你了。

[請各位自動聯想老鄉慰問紅軍的場面,恩,那叫什么來著,老淚縱橫?]

于是小CD很熱血地把右鍵菜單做好了給我郵件過來。

嘛,可能我這個人比較OOXX,自己做什么的時候就總是問題,而改別人的東西就一路披荊斬棘。

有小青青和小魂魂的幫忙測試[感謝一只小白鼠和一只小白貓],花了兩個小時左右就把蟲子全部捉完。順帶自己還很熱血地把一直被詬病的Title拿出來重新做了一遍。

雖然說并不是很完美吧,總之比之前的好太多了。看著真讓人感動啊。

嘛,就抱著這樣的熱情把玄機做完吧,XDDDDDD。

大雪到了,年關還會遠么

昨天室友說:這馬上要冬至了吧。于是掏出手機一看,說:21號是冬至。然后偶然發現,第二天便是大雪了。

怪說不得天氣怎么突然變得這樣陰冷。

今天上線看見QQ群的殘留信息,哆精說:這一個學期又要過去了。

回想起來時間過得的確很快,或許對于沒有多少激情的日子,一天兩天三四天都像是一天一樣眨眼便消逝,留不下一點痕跡。就像這個星期,我明明似乎覺得昨天才打了卡拉贊新CD,而今天馬上卡拉贊CD又快要更新了。這一周的時間,在我的感知里面竟然只有兩天。

所以這樣,我有了這樣的感覺:既然一周也不過這樣的快,那么大雪到了,年關還會遠么?

不是對新年的期待,僅僅是一分嘆息。

- 阅读剩余部分 -

病氣

冬天天冷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一直穿得很多很厚很好很和諧。

但是我能夠約束自身,卻約束不了別人。終於宿舍中兩個人重感冒了,整天咳嗽+鼻涕+滿地衛生紙。那又是一群死宅也不清理。而往往是我清理了又馬上堆上了。
所以在這樣一種環境下我感冒了- -

一感冒,鼻炎和咽喉炎都發作了。鼻子像被軟泥塞死,喉嚨像卡了豬毛。呼吸不暢,難受至極。
而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快一個星期了……

這幾天瘋狂吞藥,結果效果甚微。果然是多少年的老毛病調教得啥藥都不起效了麼……
只盼望快些好轉,我的鼻炎只要持續一個星期就可能變成更糟糕的狀態,現在已經有那趨勢了。如果明天不好,我就算是用抗生素也要強行治好……

意外收獲,終于刮到NGA推薦碼

好吧,大半年前就在謀劃鼓搗一個NGA的帳號,可惜一直被推薦碼大關攔著。

當時每天堅持看帖20帖。以求獲得意外出現的推薦碼[俗稱“刮墻”]。然而在堅持了3個月無果后放棄了。

最近有心鼓搗一個牧師,所以最近經常在牧師區看帖。而今天就意外地跳出了“你看見墻上有一行字”。

嘛,這叫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么。反正心情一下就爽了幾個百分點,意外收獲果然是開心的源泉啊。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