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09年你好,09年再見

剛剛才回來,於是就坐下敲點什麽。畢竟這一年就快要過去了。

天很好,月亮很圓。估計不錯的話還能趕回家過臘八。雖然今天身體有些難受,晚上就喝了些白粥——誰讓我有這樣一副破軀體。

今天折騰了下宿舍。累積了大概4個月的空瓶和易拉罐,生生堆滿了陽臺。全部清理了出去。頓時居然覺得宿舍空蕩蕩的,本來是個陰面的宿舍很冷,這下感覺就更冷了。

學期初買的三盆植物,目前已經只剩下那盆條紋十二卷了。碧玉早就魂歸無處,而觀音蓮居然也被我養死了,真是神奇。條紋十二卷的話,其實本來也要死的,因為奸商賣給我們的時候沒有栽好它,而是簡單地放在夯土堆上,覆蓋了一點泥沙。不過因為有一天我心情很好,所以把那堆土倒出來重新回填,最後足足多出來半袋子的土,由此可見之前的盆里的土夯得多結實。

可是呢,就因為這多出來的半袋子土,救活了我之前一直養著的仙人掌。造化弄人,不過如此。

- 阅读剩余部分 -

冬至

來個音樂,不然天寒地凍的思維都凍僵了。

[audio:http://www16.big.or.jp/~zun/data/mp3/doll3_01.mp3]

去年冬至的時候,我在做什麽呢?

若是驟然問起這個問題,我應該不會回憶得起來吧。畢竟不是什麽印象很深的東西。

不過幸好的是我有博客,是不是?就好像一本隨手的日記,只消翻一翻,記憶的錄音就再次回放了。

相关链接:2008年冬至

今天陽光很美,可惜我住在一個背陰的宿舍里,所以整個房間冷颼颼的。其實外面的陽光雖然強烈,然而并沒有什麽溫度可言。不過對面敞開的房門內,灑落地面的金色陽光,把整間宿舍映得暖融融的。而對面的我們則是一片陰氣沉沉的樣子——當然也是因為丁真嗣同學在睡覺拉了窗簾的緣故。

不過這樣就讓我突然覺得自己的生活好陰暗啊……

剛剛和家裏通了電話,母上大人還是一如既往的絮絮叨叨。要注意身體啦,冬至要好好吃些東西啦,該準備回家的行程啦,看見什麽衣服想買又沒買等我回家買啦。第四年的我沒有再像第一年那樣聽得淚流滿面,但是還是有一些傷感,畢竟往常雖然不能在家,可好歹半年能回去一次。這下子卻應該很長很長才能再見一次了吧。

通電話的時候,去了陽臺上,窗外陽光燦爛,照在遠處新修好的教學樓上,玻璃窗反射出的陽光晃得我有些炫目。剛來的時候那裏還是一片荒地把,時間就這樣悄悄改變著周圍,我看著另一處的一片空地,不知道什麽時候那裏也會築起一座樓呢?

時間改變得太多了,再也回不到從前。過往的記憶,如果不是有一本日記或者一個博客,那麼也不會再清晰。但是,我還是我,就行了。大概是這樣吧。

Wordpress 2.9 升級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幸好升級沒出錯,居然還沒有漢化。

感覺是,沒感覺……乍一看來還是2.8的水平。哦哦,按鈕變圓滑了耶。啊啊,多了個似乎是回收站功能耶。

於是等考完試回來看看有什麽changes。

然後……坐等2.9.1發佈……

子之星

緣分這種東西真的好奇妙。
如果不是爲了向小魂魂解釋“尺八”這種東西,我大概不會接觸到“きのはち”和他的尺八樂吧。

今天在這裏說的是きのはち的專輯《粋.-IKI.风雅》的主打曲《子の星 Ne No Hoshi》

給茴香交流過这個曲子,她的感想就是:很贊,大贊,第一秒就知道了。畫面感很足,情緒很足。但是那個子之星是啥意思,你的星星?
我說:你也是Kimi啊。
茴香:Ne不是乃,就是你么。
我:……就算是乃,也是No啊。
何況“乃是你”這種用法根本就是網絡語言吧,望天。
茴香:算了改天請教高人好了。

於是我執著地查了下詞典,原來如此,我們都忽略了“子”在中文中的一個用法,那就是表時間。
所以,“子之星”就是“子夜之星”的意思吧。這下恍然大悟:子夜時分的星空,自然是蒼涼遼闊的感覺。

夜觀星空,沒有月亮,所以滿天星漢燦爛。有风徐徐吹来,夜风有些冷。
看着遥远而辽阔的星空,以人这样渺小的存在,想象宇宙的浩瀚。
思绪在想象中飞腾流转,逐渐产生了一个人形。流云华袖,轻盈舞动。飞舞在遥远的星空中,看不清形貌。
这人形又是什么呢?那样的清冷飘逸,遥不可及。一定是神仙这样的存在吧。

空之境界,終結

終於結束了。

飄落的櫻花中,式和干也牽手走向遠方,標誌著等待了兩年的空之境界落幕。
雖然沒有看到境界式和干也的雪夜告別,稍微有那麼點失望。但是七章的整體還是讓我感到滿意的。
3D技術用得更多了,畫面精細度雖然說不上俯瞰風景的時候那麼細膩(那就是廣告片,廣告片!)但是還是處於整體水平上的,沒有矛盾螺旋的某些部份那麼崩壞。
然後,草月上熱烈討論的兩儀式的哥哥會不會出來打醬油的問題,答案已經揭曉了——果然是打了一小壺回家呢,嘖。爆冷了啊。

至於劇情,其實早就已經透完了,所以這不得不說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遺憾呢……這就是改編動畫的杯具了吧。

啊啊啊基拉你就大膽推倒真飛鳥吧,不用管阿斯蘭了

。好吧白純學長你需要的其實是黑桐不是兩儀對不對!黑白配才是王道嘛。

不過,儘管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還是被秒了……怎麼說呢,我發現只要是能讓我產生關於自身聯想的血腥場面,就會不自覺的無法抵抗暈血癥,這還真是有些悲劇的現實。╮(╯_╰)╭

吐槽點暫時只有口水白純,以及片尾的時候,式的手指明明斷了,卻又隨時完好出現。白純明明躺尸了,卻時有時無。和矛盾螺旋時阿魯巴的手套一樣神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