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Goodbye, 2010

今年已經徹底軟泥了……繼承了光輝傳承的冬至篇竟然沒有寫。看看歸檔頁就可以知道今年比去年軟到什麽程度。不過這幾天真是冷啊,而且最近常常需要頂著寒風出去跑來跑去。每天回去又冷又累,連山口山都沒有精力去爬了呢……

聖誕節那天回了趟學校,因為在那邊的鄰里中心玩而已,順帶就回去看了看。逛學校超市的時候有種“今年的一切都只是在做夢,我其實只是從宿舍出門來買零食然後回去繼續宅宿舍”的感覺。其實我覺得現在這樣白天活著晚上睡覺的lawful生活,遠比在學校的時候吃了睡醒了玩累了吃的無限循環不知天昏地暗春花秋月的chaotic生活來得舒服,但是我為啥又要不斷回憶那種生活呢?是因為得到的永遠都不知道珍惜,而失去了又總是要去懷念的緣故么?

工作了一年來我最大的感受其實是:什麽興趣主導一切,全是瞎胡扯。沒有利益的驅動興趣總有淡化的一天。我現在工作需要的東西,讓我在短短幾個月就學到了過去幾年各種偷懶沒能學全的東西。縱觀各大網站,商業化的,或者說和錢能扯上關係的,總是興興向榮。非商業的,或者說無利益的,或許一時之間興趣盎然,但是激情一過就徹底歇菜。我想我已經漸漸疏離所謂的理想了……

沒事的時候都會胡思亂想,不同的是,從前會記下來,現在則是讓其自生自消。不過不寫博文的結果就是對這一年的印象沒有2009年那麼深刻了,畢竟記憶什麽的還是有限的啊。來年的計劃呢、目的呢、想法呢,這些我統統都沒有。走一步算一步,耗一年再說,所以2011對我來說註定是一個漫無目的的年份。這樣一個充滿各種不確定性和未知性的年份,我要不要詳細記錄呢?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久石讓的愛與樂

久石讓的愛與樂

去魔都的目的是爲了這個。11月小咝咝就很貼心地幫我訂好票了,再次感謝咝咝~~~順路腐摸一下蹲在牆角劃圈圈的死概。真是可憐的人,被“狼來了”的假久石讓所欺騙,因而錯過的“本物”,真是太可惜了。

書接上回,送走太后和神算子巧姑之後,我和咝咝馬不停蹄趕向魔都科技館。從虹橋到浦東……那個距離有多遠身在魔都的童鞋們應該知道。當我們趕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遠處的東方藝術中心燈火輝煌,四周充斥著黃牛們,然後,我們還沒吃飯……可是音樂會馬上就開始了,我們把心一橫決定不吃了,反正不是第一次餓了……看見了沒,百納胃是怎麼煉成的?掩面而去。

進了大廳,我們直奔買碟處。我很好奇不是說有大叔的簽名碟賣么為啥只有兩個阿姨坐在台前看人來人往這麼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咝咝問:“有CD嗎?”兩人一起點頭:“有”咝咝再問:“有簽名的么?”兩人一起搖頭:“沒有了。”我和咝咝訕訕離開,早就知道這麼晚才到肯定早就木有了。我對咝咝說:“那兩人的動作倒是非常同步。”咝咝淡定回答:“已經回答了無數遍了吧……”

- 阅读剩余部分 -

戰鬥在魔都地鐵

Akismet 保護您的網誌,已拒絕 1,000 則垃圾。 but there's nothing in your spam queue at the moment.
首先在這里我要感謝長期堅持不懈發spam的各位,你們的支持雖然別人看不到,卻依然是我的一股動力,謝謝~

本周六我們又在魔都進行了一次接頭行動。這次的接頭人員是我,小咝咝,神算子巧姑以及太后。

我和巧姑在蘇州,太后在杭州。我們打算的接頭地點是魔都。我們查了一下,蘇州到魔都多是在魔都站和虹橋站,而杭州到魔都多是在魔都南站和虹橋站。於是我們就都買了大約9點50左右能到的車。但是小咝咝查完地圖后冷冷丟下一句:“虹橋好遠的……要乘一個鐘頭的地鐵……”我們就抱團淚目了……

出行的當天還算順利,意外是我出站的時候才發現車票丟車上了。於是猥瑣尾隨巧姑鑽出了閘機……出了閘機之後接到咝咝的電話,我們說在南14出站口。接著又接到太后電話,我說我們在南14出站口。於是挂了電話,過了一會咝咝摸過來了,這時候電話又響起來。太后說找不到我們,我說不會啊我們3個人大喇喇站在路中央無比明顯啊。太后說她左邊是地鐵自動售票機,右邊是人工窗口。我掃視了一下環境,右邊是地鐵售票機,左邊是人工窗口……難道,我們竟然處在兩個位面嗎?!巧姑說讓太后把打算送我的風笛舉頭上……最後一番折騰后,我們驀然發現太后在對面的北14出站口,我們隔著地鐵入口相望……真是盈盈一地鐵間,脈脈不得語啊……

- 阅读剩余部分 -

橋邊的燭火

Candle

昨天下雪了,回來的時候漫天白雪紛落。昏黃的路燈映照出來的雪,好像是陽光下的塵埃一樣飛揚不定。漸漸的我感到雪在我頭髮上積累,應該好像路邊的枯草上的積雪那樣吧。不過,手也凍僵了,所以未曾拍去雪,只是繼續向住所走去。

路上需要經過一座小橋,我看見橋邊有微弱的亮光,走進一看發現是兩根蠟燭。蠟燭靠著橋欄插著,中間夾著一碗米,一杯酒。這種東西代表了什麽,再明白不過了……我不禁去想,究竟是為何會擺上這樣一份祭品呢……或者說,究竟是誰死在這里了呢?是大醉而歸不慎落水,還是被人綁住手腳“跳河自盡”,還是心灰意冷地結束了生命呢?

我住的地區,住滿了形形色色的外來務工人員。他們帶著各種期待在這里工作生活,而很有可能因為不快,就跳了下去……我不由得瞥了一眼橋外,遠處的水面反射了那邊的燈火顯得輝煌燦爛,而我這邊的河水卻黑洞洞的,好像下面就是無盡的深淵。橋旁擺著的祭品,讓我想起看過的鬼故事,稍微聯想就有點發毛。

那麼,這個人究竟是怎樣要跳下去呢?是年底了卻失去了工作,還是為情所困呢?據說這片外來務工者的聚居地,每年都有不少人輕生……他們默默地來,默默地去,從不為人所知。如果不是這一點燭火,誰也不曾知道,這座橋下曾經有人跳下去吧,起碼我就不知道。想起那天車禍時候匆匆經過的上班族,突然覺得有一點悲傷。

不過卻無暇多想,我在橋邊只停了短暫的一瞬,又繼續向前走去。風雪凍得我全身麻木,我只知道,只要我走回了家,就能得到溫暖。一切的悲傷,只要能夠回到家,都可以得到慰藉。

正義什麽的

刑警2010
最近把《刑警2010》看完了。很久沒有認真地看電視劇了,尤其沒有追新劇。我記得上次追新劇也不過是追了《敗犬》,也是好久前的事情了。看完的感想是,黃日華老了,苗僑偉居然風采猶在……咳。

故事情節是石東升冤獄15年,出來后發現整個人生受到極大的衝擊。他想辦法重回警察局做刑警,調查當年的案件想要發掘真相,不過無奈從程序上無法取證。於是他激憤之下射殺了兇手,心態也越發變得偏激,而成爲了執行個人正義的地下判官。最後當然是被好友堅持以程序正義抓了。

電視劇本身情節還是很精彩的,掩面。各種變態殺人者滿足了獵奇心理,嗯……就是我覺得黃日華演得有些用力過度了……後期演得瘋成那樣了,居然還堅持著沒殺文謙……

今天我想說的是電視劇的主旨,也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和結果正義,到底哪個更重要。看這個電視劇的時候,NGA上因為魔獸世界的最新資料片《大災變》裏面的迪菲亞兄弟會事件後續正在對掐。延伸閱讀一下:迪菲亞兄弟會

范克里夫父女所堅持的,是爲了向腐敗的暴風城貴族討要工匠的工錢。但是他們的行為,卻造成了埃爾文森林和西部荒野的大片荒漠。作為主要農場的西部荒野,卻變成一個“荒野”,是迪菲亞兄弟會的所為。他們的行為,真的就是正義的么?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