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长

万物生长

知道李玉,是因为当年的话题电影《苹果》,冲着露点的名头看过所谓的未删节版,也因此认识了不一般的范爷。
也只有在李玉的镜头下,范爷才勉强可以称作是一个演员,而不是只能走红毯的花瓶。

这次的《万物生长》里,范爷的份额却少了许多。柳青之于秋水,不过是三种爱情状态中的其中一种罢了。
这也是因为李玉这次改了故事的视角人物。《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几乎都是以范爷演的女性为主视角人物来展开剧情的,而在《万物生长》里换成了男性角色秋水作为主视角人物。
就导演本身的尝试来说,我觉得还算是成功的。

看完电影后我去翻了冯唐的原作,在看完《万物生长》后,由于我发现自己不太能愉悦地阅读这种小说,所以《十八岁后给我一个姑娘》和《北京北京》都只是粗浅快速地翻了一遍。
再回来回想电影里的剧情,我觉得导演还算是把握了整个故事的感情调调,并且理解得还不错。

总体来说,就是一个男人在青春的时候有一丝充满幻想而懵懂的情愫,在这丝情愫发展为感情之前便陡然中断。于是在他之后的人生里,他始终以这个想象中的爱情作为标准来筛选他想要的女性,这样一个故事。
所以够贞洁的白露不够文静恬淡,知性安静的柳青又是个“鸡的方式”。秋水反复在这两个女性之间纠结选择,而她们却都离他而去。直到最后他见到了小满的尸体,惊觉回忆起年少时候的感情的真相,应该也算一种释然。

李玉的电影缺点很多,矫情、脱离现实大概是最常见的两个提法。但同样的,我独爱她在电影中所谓的剧情不够旅游来凑的桥段。
《万物生长》里,白露的爱情充满控制欲,让秋水觉得很难受和烦腻,而此时此刻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柳青。两人一同去玩蹦极,头上便是波光粼粼的水面,脚下便是青蓝透彻的天空。两个人抱得那么紧,我都可以想象出互相听见对方心跳的情形——这样的人后来相恋了,真是顺其自然啊。

可惜结局走向了青春片最爱的:“多少年以后大家各自拥有了意想不到的人生,历尽沧桑后云淡风轻。”这样一种矫情收尾,附赠一个重逢结局。真是弱到不行啊……

业主卡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生老病死命运轮回
年月更替兴衰轮回
宇宙永恒
青春却一去不回
--杭盖乐队 《轮回》

业主卡

我拿到了蓝黑相间的业主卡,总觉得比大路货的塑料小圆片格调看起来高了许多,有一种这不是我的东西的感觉。
产生这样的感受的原因是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实感,也许是因为内心里总希望青春永驻这样一个几乎人人都有的愿望,我的心理暂时停在了22岁的时刻。
然后这张卡落在我的手中,静静地提醒我距离那个停止的时间点已经过去了5年了。
和大多数人一样,啃着老给了首付,然后悄悄地做着房奴,在一个偌大的城市里供着一个四畳半的空间。
早已经做下的决定,早应该醒来的梦境。而我刚醒,却还赖床。

然而接下来的家装环节,却很快让我从惊觉后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幸好我有精于装修的好友,令我可以无需在装修环节上太过费心。和他们丈量着尺寸,讨论起方案,内心却是一阵狂喜。
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一小撮世界,就在我脚下。我可以随着自己的喜好来安排它的样子。
曾经想过,曾经计划过,曾经和朋友谈起过,却未曾拥有过的感觉。和所有一切的初体验一样的令人激赏。

真是期待完工的那一天。

如何正确地黑《穹顶之下》

3月初的头件大事应该就是柴静的《穹顶之下》了,在我们的小圈子里也一度引起过争论。
譬如我和概和酹认为她使用女儿患病作为引子来进入主题的煽情手法过于拉偏立场,CD和青认为她使用的数据全是槽点,对于专业数据的引用错漏百出甚至不排除故意混淆概念的嫌疑。

我却觉得《穹顶之下》的真正意义,是拥有较高话语权的人,站在一个高处,带着一群人讨论一个现实问题并且可以交流出确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的一个尝试。就像许多人说的那样,关于环保的话题绝不是柴静第一个站出来声讨,也绝不是在她之前,中国无人关心环保的问题。事实上,和柴静错漏百出的数据,明显的倾向性,以及某些显然过于理想化的解决方案相比,不少在环保领域浸淫多年的专家更具有客观性和权威性。

但是柴静的最大优势,便是拥有作为知名媒体人的话语权。这个话语权何其重要,看看当下社会大众普遍容易被媒体引导的认知便可知一二。得罪了大记者的小导游,轻轻松松便被大记者搞黑搞臭了,诸如此类的例子其实并不少。在一个大众容易偏听偏信的地方,高话语权的人对上低话语权的人,说一句顶对方一万句。这并不是因为有理,而是因为话语权碾压。

柴静制作《穹顶之下》,我认为的积极意义是,她利用她的话语权,为相关领域的人士提供了一个有大众关注的辩论场合。无论支持柴静的立场,还是反对柴静的立场。大可以针对《穹顶之下》提出的问题和给出的解决方案进行针对性的修正或者反驳。最终目的是告诉所有并不专业的人士:我们到底身处怎样的环境,我们可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以怎么发挥自己的力量。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穹顶之下》便毫无意义。因为对于专业领域的人,它不过是又一次的呻吟;对于非专业领域的人,不过是又看了一次热闹,如此而已。

不过,诚如青所说的那样,即使他是反对柴静立场的人,也不得不感慨自己这边的猪队友何其多。一场辩论,反方全部跑题,这场辩论无论如何,反方也是输了。

如果说《穹顶之下》是一个辩论题,柴静其实只是正方一辩。当一辩陈述完毕后,反方开始对一辩进行各种人身攻击,反而对辩题本身置之不理。仿佛只要搞臭了一辩,连带着一辩支持的论题也可以一并驳倒似的。这辩论可不是一开始就输了么。

天人的音乐

天人的音乐

近日在群里听起《辉夜姬物语》,搜索了一下发觉是高畑勋的新动画,遂找了高清源下来看了。

虽然高畑勋是吉卜力的创始人兼核心人物,也有不少获得好评的动画作品,但是我向来不喜欢他的作品。与他的老伙伴宫崎骏把动画当作造梦的平台不同,高畑勋总是希望在动画中表现真实世界。也就是幻想派和写实派。我不是不能接受写实派,而是不能接受吉卜力画风的写实派。做个比喻,就是让张择端来画当代上海,总之我是会觉得挺诡异的就是了。

而且《辉夜姬物语》本身来说,是一个画风挺不错,很多地方让人很惊叹的动画。但是情节总觉得非常一般。故事就像辉夜长太快一样进展过快,很多时候不得不通过脑补来想象故事展开。但是画面的确美到令人叹息,几乎每一帧都可以暂停下来好好观摩。雪夜飞奔的部分更是犹如大写意一般的富有美感。

到了动画的结尾,月宫的天人来接引辉夜姬。那个画面算是《平成狸合战》的复刻版,但是音乐却让我印象深刻。音乐名叫《天人の音楽》,是久石让作曲的一首带有日本风情的飘渺仙乐,片中演奏仙乐的飞天,也是带着冰冷的温柔这样的姿态。这首风格清新欢快的乐曲,却被用在一个悲伤的离别这样的环境中。令人不得不想起杜甫的诗句。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天人的世界虽然极乐,却缺少人性。我朝古代的神话故事里,懂得了人性的仙人们,却是时而下凡,眷恋人间不愿返回。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应该就是平凡的我们,对于自己生活的珍视之情吧。

在知乎看到一个问题是: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神,为什么不救人于苦难之中?
答主们的回答,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太上忘情,上善若水。应该就是古代哲人对神明的想象了。只是那个境界太过非人,一般人绝无可能愿意成为那样。
说起来,仙剑奇侠传四中最后出场疑似来收人头的九天玄女,倒是给人一种充满嗔怒的官僚感,不似仙人的感觉。仙人嘛,自然应该疏远人间,视万物平等,又怎么能和大反派怒气冲冲地打起嘴炮,还讨价还价说你认错我就少罚你几年呢?

2014院线观影记

2014观影总结

得益于互联网售票的日益发展,以及个人收入的不断增加。近几年观影已经成了主要的休闲模式了,一度有取代宅游戏的趋势呢。一句话简单总结下去年有印象的电影好了,咳……

《白日焰火》

两个被世界隔离的人,在凑近的时候觉得好像能够触碰,终究还是两个彼此孤离的。

《美国队长2》

啊打打打,除内奸找基友啦啦啦。

《同桌的妳》

一个loli,错误的把家长给她的目标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最后坑了汉子坑了自己。绿茶婊非要想做女强人,强求不来的。

《催眠大师》

旧梦太美,只能半醒。如果没有结尾的大揭秘,堪称完美。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说笑话的人还要解释笑点何在了。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