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展開以及上綱上線

前些年引起眾人反感的芮成鋼進去了,多個著名網路社區猶如過年一般興奮。自然地,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翻黑歷史活動開始了。
首當其衝的便是當年芮在博客發討伐故宮星巴克的檄文,造成很大影響,最終星巴克搬離故宮的事情。

和朋友聊起這個事情,話題就轉移到了故宮星巴克上來了。
我說:這個事情上,真是大題小作了。
朋友說:不是小題大作嗎?
我回:不,的確是大題小作。

我們現在,對於文化遺產,還帶有多少的敬意呢……
就拿這個話題相關的古建築遺產來說:
在上層,是各種為了規劃,肆意拆毀。
在中層,是各種為了利益,胡亂設置。
在下層,是各種為了愉悅,任意妄為。

這題一下子拉得很大了對不對,頗有點上綱上線的味道。

阅读剩余部分 -

離別與重逢

離別是為了再一次的重逢。
我在候車室拿手機和朋友聊天,這句話突然間過了一下腦子。不過我並沒有這麼發上去。

5月底的時候接到公司通知,讓我去重慶頂一項工作,為期一年。某種意義上就是去半工半玩拿一年工錢外加各種花樣補貼,說起來是個挺來錢的差使。
不過我心底還是不怎麼太願意去的,雖然最後有朋友用:看在錢的份上。這樣的理由說動了我。
說到底我還是逐漸變成了一個為了錢而妥協的人了,不過那又有什麼不好?

只是當我從衣櫃上把那個碩大的紅色行李箱拖下來的時候,還是略微有些難過的情緒。
箱子外面是幾張發黃的標籤,那是托運行李留下的。當初我始終在留標籤以裝X和不留標籤表內斂的情緒中抉擇,所以標籤也只剩下這麼一點。
打開箱子,裡面是一條黑色領帶——畢業酒會上借醉索取的哥們的領帶——如今已經在箱子裡靜靜躺了四年了。
右側的部分主要用來放衣物,中間則用來放書,而左側的空間用來放其他雜物。這樣把箱子立起來的時候,衣物在下面緩衝,書在中間不容易皺,上面的東西也可以順手取出來。
我按照記憶中的步驟,把行李一件一件裝進箱子裡。突然有那麼一小刻的時間,我產生了行李箱中,有一張飛往魔都的機票——這樣的錯覺。

阅读剩余部分 -

手機漫談

最近用了不少手機。

其實我過去對手機沒什麼太大感覺,一部3110C陪著我度過了大學的時光。
直到我工作後,買了一部Legend,此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了。說起來,這大概是作為一個技術宅,對於科技本身的迷戀情感吧。

所以也順便談談那些給我留下了印象的手機好了。

阅读剩余部分 -

にじむ残像

最近把《告白》又翻出來看了一遍,起因卻是因為在微博上看見了這部電影的推介:“老師,悠子老師……我想再問老師一次,生命很珍貴嗎?每個人都一樣嗎? ”

にじむ残像

我想起了那個黑夜中走出的哥特風少女。にじむ殘像,滲出的身影,這是她的主題曲。迷離的電子樂,卻帶著水晶一樣的音色。她伴著這樣的旋律從夜幕從滲出,一直走向我心裡。
她是露娜希的崇拜者,她的名字是美月,而露娜希則是月海。所以美月一直認為露娜希是另一個自己。她們都是擁有毀滅傾向的人,區別只是露娜希真的行動了,而美月只是一直在搜集而已。她們是相似卻又截然相反的存在。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