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piter

我這半年的停博,一字不發,並非已經忘記了這個名為夢想的博客。我的Chrome中的第一個標籤位置,永遠都只為它而停留。

但是我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看一眼。

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為了一個我認為是夢想的方向在努力。我自矜於主導者的感覺,看著大概是從業以來第一個真正由我做主的作品在我手中逐漸成型。我將它捧在手心仔細打量。心中滿是期待。

然後,突然地。這個半成品就脫離了我的掌控。我面前的門關閉了,把手的位置貼著一張封條,也將我的期待徹底封死。

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無法掌控,註定只是隨著大勢而動的小角色。這樣的感覺填滿了心中的空缺。這是一個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劇本,無論誰來當導演都擺脫不了悲哀的宿命。我卻一直希望靠著行動來扭轉乾坤。

我為這個Team最後做的事情,倒是終於做了一次專業對口的工作。我希望以後再也不要用到了,這該死的專業。

然後我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做著之前做的事情。可是我卻發現已經疏離了這個位置:我的雙手停留在鍵盤上微微顫抖,心跳得很快,呼吸也急促起來了——但是腦中卻是一片空白。

我的這雙手……到底還能做什麼呢?
與失去夢想相比,失去自信,才是更可悲的事情。

兜了一大轉,卻又回到了原點。我並沒有變得比以前更強,反而是大大不如了。我的眼前沒有道路,我躺在床上睜眼到天亮。

我離開了這裡繼續尋找新的道路,心中缺乏方向。我倒是希望一切能變得更好,如同這首歌寫的這樣:

我們誰都不是孤獨的一個人,
與生俱來地,一直在被人所關愛 。
在希望中一步一步,走向輝煌的未來。
我要永遠地這樣歌唱,為了一個心中的你。

來年的話,能重拾信心就好了。

伍週年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第一次開始做獨立博客到現在已經五年了。

對於科技界來說,五年的時間,換了3.3代。五年前還不甚流行的微博,到今年卻已經開始衰落了。我也早就從「想要以文會友」變成「想要寫點什麽」,一直墮落到「留點什麽當笑談」的程度。

心態變了,對待博客的態度也就不同了。可說可不說的內容,從前是要說,現在則是不說。這麼想起來挺苦逼的。

比如現在,想說的很多,卻發現一句連貫的句子都寫不好了……

所以這五周年博文,也就如此草草結束了。

脫宅兩月感覺良好

已經有快兩個月沒有寫過博文了。

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裡面發生了許多事情。比如我的工作發生了重大變動比以前忙了許多;比如我的工作地點也換到了新的地方;比如我買了一輛山地車做了山馬黨開始研究城市騎行了;比如我又結交到了一堆新的朋友……

總之就是現在的我宅力已經不行了,從前上網刷網頁刷微博刷網遊刷副本的生活一去不復返。每天經歷了一堆工作後回家做做飯、種種花、奏奏曲、散散步、騎騎車;或者乾脆累得和狗一樣一到家倒頭便睡到半夜1-2點再醒……

突然有種我又變成另一個我的感覺了,沉浸在新生一般的喜悅和迷惘中,連過去的習慣也一併遺忘了。

也就是前幾天和朋友聊天,才突然想起來,我似乎的確是很久沒有更過博客了。好像有點矯枉過正……多少還是該繼續寫啊,一月一篇也是好的嘛……

順帶表示,5.1已經過去了好久了,還順帶著把端午節也過了,鳳凰古城的遊客量果然銳減。印證了我之前那篇黑槍博文的想法。不過我突然覺得這其實是好事,旅遊的話總是看人頭反而沒意思了……所以我要不要把鳳凰古城列為下一次旅遊的計畫呢……咳。

那些年我們遇見的奇葩

最近的校內殺人案似乎有些多,大家紛紛開始感謝當年學校的室友不殺之恩。因為習慣、性格、經歷等原因,我們大概經常會覺得碰見了奇葩室友。

像是我的一個朋友,對於她宿舍的一位奇葩室友,向我們吐了近3年的槽。站在我的立場,我當然是力挺朋友,鄙視奇葩,並且告訴朋友:反正你覺得對方奇葩,對方也只能在大學幾年對你產生影響,忍忍就好了。但是從我自身來說,我倒是這麼看的:

每間宿舍大概都有那麼一朵奇葩——對於我們而言。
其實我們大概也算得上一朵奇葩——對於他們而言。

我自己都知道我喜怒無常、死撐面子、酷愛較真、做作矯情,當然肯定有不少人覺得我也是一朵大奇葩——只是他們從來不會表現出來而已,不過向他們的朋友吐槽我,大概也是免不了的。

這幾年我漸漸想通了:大家都是奇葩,誰也不比誰好。互相包容和理解才是平和相處之道。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