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一去不復返

不作死就不會死,為什麼不明白!

幾年前的蘇州山塘街,曾有段時間拉起了柵欄,立起收費處。規定進入山塘街需要收費。不到半年這柵欄便匆匆撤去,還留下那麼零星的痕跡,在嗤笑著見錢眼開的愚蠢行為。(相關閱讀

而這樣的事情又要發生在鳳凰古城了,今年4月10日開始鳳凰古城也開始攔城收費。早先政策甫出,便有質疑的聲音。政府表示我收錢是為了規範旅遊市場、打擊黑導遊、投入古城開發維護費用。
所謂打擊黑導遊就是指,將遊客帶到鳳凰古城繞一圈,然後再拉到其他周邊村鎮進行住宿消費活動的導遊。

於是在清明,鳳凰古城迎來了一次大的遊客潮。這之後的4月11日,因為抗議政府的行為,鳳凰古城內的商家關門歇業,以示抗議。而可笑的是政府居然指責是黑導遊別有用心然後派出員警和防暴部隊來“鎮壓”——喂不是說攔城收錢是為了打擊導遊拉客到別處消費麼,按理來說商家們不是應該和你們目標一直同仇敵愾麼,怎麼商家們腦抽了吃飽了撐的幫黑導遊玩罷市而不是趕緊開門迎接沒有黑導遊騷擾的客源呢?

阅读剩余部分 -

記華協影城倒塌

27日下午6點過,隨著一陣塵煙,廢棄的華協影城倒塌了。

去年3月搬到附近來居住的時候,這座老舊的大樓便已經廢棄了。因為青龍巷是通向鉑金城的一條捷徑,所以平時我也經常從那經過。
大樓一直圍著施工牆,我也從來沒有在意過它是否會有危險。直到近幾天施工牆被移走了,拆除施工開始……

25日下午,我和椰蜀黍去鉑金城買東西,路過青龍巷,我發現有工人正在施工,心想著這棟破樓終於要拆了。定睛一看,卻發現這正在拆除的樓令我非常不安。

一樓的牆已經徹底拆除,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幾根柱子,而在這些柱子上面,是外觀雖破,卻五臟俱全的樓層。整座樓因此看上去搖搖欲墜,區區幾根柱子,真的能頂住上面3-4層的樓嗎……

青龍巷的街道很是狹窄,站在路邊仰望廢樓,竟然有一種這棟樓是如此遮天蔽日的感覺。我好像看到樓正向著街道倒塌,這樣的幻覺讓我有些害怕。我貼著左側商鋪快速通過這一路段,然後對椰蜀黍說:“這棟樓拆除之前,都不要再從這裡經過了……”

沒過幾天,這棟樓就倒了。我一晚上沒有睡好,一直想著那天我看著這棟樓的時候,那種惶恐不安的感覺。

如此陳舊的老樓,它的拆除工作,為什麼居然先從第一層開始。在這樣擁擠狹窄的小巷中開展這樣的拆除工程,為什麼幾乎沒有防護措施……
其實每次出現事故的時候,類似的疑問總是源源不絕。可是同樣的錯誤一次次地發生著,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我看著揚起漫天的塵埃,想起了那個預定六月就要竣工的、卻在二月還在發生垮塌事故的工程……
但願不要一語成讖……

九玄八周年

一年一度的九玄周年到了。

有時候我也忍不住會想,人生到底有多少個八年呢?
其實要真的說起來的話,作為一個網站,作為一個網站。在第四年的時候,它的生命週期已然結束。
但是這個世界上總是不乏願意為了什麼東西而付出的人們,或許這個願景其實只存在於意識中。即使知道那是握住就會融化的冰,註定兩手空空。但是只要有手握著冰的凍感,就足夠了。

其實也不是沒有怨忿過,每年守著一定會回來的,你們要等我這樣的約定,結果換來的是連背影也看不到的離痕。“如果XXX在,好歹能XXX”這樣自欺欺人的想法,一直都是怨忿的源頭。實際上就算XXX在,又怎樣呢。潮流隨波而來,你我都無法抗拒,最終臣服現實。是的,我們都臣服了,我不過只是還要叫上兩句裝腔作勢的傢伙而已。

但是八年的時光,對我而言是七年,最大的收穫,是換來一群知心的朋友。信任方程是【(可信性+可靠性+親密性)/個人利益=信任】,基於這個公式,我相信我收穫的是擁有無比堅強的友誼,這樣就足夠了。

將思念寄託在羈絆之上
道不盡的青春歲月
時而受傷,時而歡喜
相互扶持的昨日
之後又經過了多少歲月啊
曾一同經歷的無數夕陽
故鄉的朋友啊,這景象現在仍然在你的心中嗎

乾杯,現在你站在人生的大舞臺上
遙遠漫長的道路正要開始
請你一定要幸福

與透在成都

終於成功約見了透君。
作為大九玄碩果僅存的幾個男性物種,終於勝利會師了!
雖然是初次見面,但是就像是現實中認識了很久的朋友那樣淡淡地相處——其實我們本來也認識了很長時間了。

然後我們去了東郊記憶,我認為很符合透君口味的地方。記得幾年前他有給我一組相片,開著芙蓉花的老樓、爬著藤蔓的舊窗、斑駁的白牆。對於一個有著充分的文青氣質的人來說,東郊記憶應該是符合他口味的。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去東郊記憶,之前知道有這麼個地方。它的前身是成都紅光電子管廠,後來保留廠房,改建成了創意公園,這就是所謂的東區音樂公園。(這些都是事後瞭解的我會告訴你們嗎……)

東郊印象意外地……非常有feel。當然免不了文藝范兒的小店和一些故意做舊的路牌和風格,可是這裡除了文青小資之外,竟然還有著不少老人,或者結伴而來,或者帶著孫子與狗。耄耋白髮與陳舊工廠,竟然相得益彰,使得這樣一個公園看起來少了一點造作,多了幾分真實。

我和透君坐在長椅上,生銹的管道懸在頭頂。黃藤、紅磚、水泥與鋼鐵構成的廠區引起了我的回憶()。耳畔好像又響起了悠遠而沉靜的回聲,那種工廠作業聲,是我無法忘卻的記憶。我們漫無目的地聊了很多,到最後卻是我自己不願離去了。
不過它就在這裡,我想來,便能來。

晚上的時候去了華姐推薦的一家火鍋,雖然離我住處很近,但是因為我其實並不怎麼喜歡火鍋,所以只去了一次。不過這次來的整體感覺都很好。我把火關得很小,把食材放在鍋裡慢慢地煨著。
透君很興奮很激動,一邊把肉片鵝腸之類的撈到碗裡吃,一邊感歎:“好新鮮!好嫩!好好吃!”連吃慣了火鍋的我也突然覺得一切都好吃起來了,果然食物就是要不停地讚美麼!
之前我們有討論過,其實兩個人吃火鍋是顯得有些寂寞的,因為火鍋其實是一群人圍著一口鍋,邊吃邊嘮才最有意思。但是我們隔壁有個大媽,一個人對著一口鍋吃得很歡樂,吃完再涮了一大份菜打包帶走。看到這樣的景象,也不得不感歎有時候一個人也可以很狂歡啊……

周星馳與浮誇

如果說給周星馳選一首的主題歌的話,我想沒有比《浮誇》更合適的了。只是浮誇背後剩下的東西,真是令人心酸啊……

看過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後,其實不打算寫影評的。因為這部電影,一時之間不知道從哪裡說起。觀影之前有看過今何在放在豆瓣上的影評,看完後隱約覺得周星馳對這部電影的態度,隱約有些類似《越光寶盒》。

如果說《越光寶盒》是劉鎮偉專門拍給周星馳看的電影,那麼《西遊•降魔篇》就是周星馳拍給他愛過的人看的電影。這個感覺,有些像《情歌》裡面唱的:陪我唱歌,清唱你的情歌。捨不得,短短副歌,心還熱著。也該告一段落……

看完柴靜和周星馳的訪談節目,這個感覺突然就好具體。一直以來都知道周星馳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因為覺得訪談中似乎有些失態,特意要求重新採訪一次,想要藏住內心的情感。可是看看節目上白髮滄桑的人,總覺得那種頹唐與悲傷再也藏不住了。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