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

“往左拐。”爸爸的聲音從副駕傳來,“然後靠邊停車吧,接下來的路我來開。”
“這是哪?”停車後,我環顧四周,發現眼前的東西有些陌生。
爸爸坐上駕駛席,指著遠處的建築說:“那個學校你還記得嗎?這裡就是以前那條機耕道。”

果然,那座學校還是小時候看到的樣子。周圍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山上的學校卻像一座古老的寺廟,多年不改形貌,成為我記憶的銜接點——這裡的確是我的老家。
一條新修的公路,四車道。衝破山丘,從縣城直通下五區,一路開過來僅需要四十幾分鐘。在數十年前,爸爸徒步去縣城參加高考,走了一天;小時候坐汽車回鄉,需要整個上午——就算到了場上,也還有近一小時的山路要走。有一年回鄉的時候恰逢下雨,我記得我一路上都踩著粘滯的泥漿,臨近家門的時候,還滑了一跤,摔了滿身的泥。
車向前行,很快便到了山坳的口上。順著山坡下去,老家就在一座池塘旁邊。很多年前爺爺到我家來小住,臨走前說村頭的路修通了,可以開車到家門了——他這一走卻再沒有回來。事實上村裡的機耕道拓寬了,的確是可以直接把車開到家門口,但是我們卻很少回來了。對我來說,每年回來的機會只有一次,也就是春節回來祭個祖罷了……

阅读剩余部分 -

醜小鴨的天鵝湖

PV君鎮樓

作為很早以前就跳了落葉島坑的我,入手《醜小鴨的天鵝湖》某種意義上是必然吧。

不過當看到demo的時候,還是被開場的演出給震撼到了:TM風滿滿的動畫效果、挺不錯的分鏡、挺帶感的節奏和氣氛。雖然和傳說中的魔夜不能比,但是其中付出的努力和嘗試真是令人感動。雖然動畫結束後馬上轉進到高中生森林攝影,有種當火力煽到頂點的時候被兜頭潑了冷水的感覺(死……

接著就是坐立不安地等發售,期間看了宣傳動畫,發現BGM居然是我扔在爪機一聽多年的雪景色,真是令人感動(雖然跑完劇情後我對這BGM的感受已經完全不同了……)
到入手的時候拆開包裝經受了鬼畜的安裝條調教後……立刻就被這顛覆常識的容量給震驚了:1.76G。看來流程中勢必還有開場那樣水準的演出啊!真是令人期待。

期間被各種瑣事纏身也沒能順利跑動遊戲,直到元旦呆在家裡,無視了基三和山口山,把其他的遊戲暫時放下,開始默默地跑劇情。其實整體來說劇情不算很長吧,一晚上跑完一條線,兩天完成後當晚卻睡不著了。

浩瀚的大海上
天鵝公主孤獨地飛翔
不再回頭 不再幻想
也不再記得王子的模樣
她揮動著傷痕累累的翅膀
越過了重重高山
堅信著 就在不遠的地方
——有一片只屬於天鵝的海洋

阅读剩余部分 -

家宴

今年的冬至節和聖誕很近,所以我們決定在我家聚個會。

21日晚買了一隻老母雞回來,沸水燙過後拆出骨架,用骨架熬一鍋湯,這就是菜肴的核心。
第二天早早就起來了,買了一堆食材,忙活了一早上。以雞湯為中心,總共擺出了九道菜,分別是:

黃芪燉雞
蝦仁滑蛋
魚香肉絲
宮保雞丁
紅燒獅子頭
腦花豆腐
響油鱔糊
橄欖菜四季豆
蒜蓉西蘭花

從畢業後開始真正意義上自己掌勺,掌控自己的胃口。到現在已經能獨立完成10人的家庭筵席。這中間經歷了多少的嘗試和努力呢……

不過對於我來說,在烹調的享受真的是多位元的。開工前對整桌菜的構思、選料,對食材的先期處理需要的流程和邏輯,烹飪成菜的順序和保溫。在油煙和水汽中第一個得到香氣彌漫的感觸,而後在朋友的讚美中自矜。真是美好的體驗呢。

我與博客及微博

和2011年11月11日類似,2012年12月12日也是一個我沒話找話更一篇的時間。既然如此,就當做是今年的總結篇吧。

05年開始寫博客,08年進入獨博圈。即使只算獨博的時間,也已經4年了,算得上一個老博客。當初互訪的博客中,有相當的博客已經死了;大量的博客包括我在內,半死不活;卻也還有相當的老博客還在保持頻繁的更新頻率;也不斷有新的博主開新博。

其實我只是把相當程度的吐槽都獻給了微博而已。

在消耗碎片時間上,微博有著太強大的優勢:資訊及時、方便互動、易於擴散。過去,上下班的時候,我坐在公車上構思博文,然後如果成型,回家便撰寫成文;現在,上下班的時候掏出手機刷一會微博,然後下車回家吃飯睡覺打遊戲,沒了。

也許我花了很多心思,寫了一篇博文,可是發佈出來後,能得到幾個寥寥數語的回復呢;然而也許只是在微博上有感而發,卻能找到知心的人你來我往談上很長一段。回過頭來想要記述一下寫成博文,卻懶勁上身寫不動了。

阅读剩余部分 -

Life of Pi

Life of Pi

每個人的內心裡大概也有一個漂流夢。

《魯濱孫漂流記》多年以來長盛不衰的原因大約如此,一個英雄向的、充滿冒險開拓精神的、追求人類的社會屬性的、歌頌人的主觀能動性的故事,的確是擁有令人熱血澎湃的力量。到最後,魯濱孫帶著星期五重返人類社會得到的褒美和讚譽,真是給這樣的傳奇人物的嘉賞。

可是,真正遇見船難而漂流的人,是個怎樣的境況呢?身處茫茫海洋中,抬頭四顧不見邊際,四周是水卻不能飲,獨自一人的話伶仃無依,有他人的話也只是無言對視。看不到活下去的可能,卻又不想就這樣去死,心中抱著些許的期望,無助地漂在水面。等待大概會有的救援、等待可能是神的救贖、等待也許會出現的孤島,或者是等待最終結束一切的死神……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少年孤身一人呆在全是屍骨的救生艇裡。派的精神分裂成為兩個個體:本我的虎,以及自我的人。雖然自我和本我結合才能有人格,可是在生與死面前,人格似乎並不重要,保持住自我,才能擁有意識。可是當下發生的事情,如果由理性來接受,無疑會導致理性的崩壞。那麼,只好把一些不願意接受的事實丟給本我,塑造一個兇狠的可鬥爭物件,同時形成鯰魚效應,令自己還能保留生存本能。

在這樣一個遠離社會,並且面臨生存危機的環境下,僅靠理性已經不足以維持意識了。哪怕只是微弱的信仰,也只不過是多了一點點脆弱的保護層,遭遇風暴便可能破壞殆盡。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下去,並且還沒有被逼瘋,的確是經歷了重重考驗而變得堅定的信仰。玄奘西行,度過一切苦厄,化解各種難題,因此向佛之心也堅定無比。我想正是類似的道理。

所以,無論聽故事的人怎麼選,在派的心中,定然是相信上帝的。如果哪一天他不再相信了,那麼他自身的存在也許會就此崩塌吧。而對於我來說,回憶瑰麗的奇幻場景就好了。那個真實的漂流故事,真是讓人不敢往深處去想呢。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