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梁家輝為中心

梁家輝和梁朝偉的不同點,我覺得首先在於:梁朝偉很難演壞人,而梁家輝更難分正邪。就這一點上,王家衛當年讓梁家輝來演東邪,倒是頗具選角眼光。

這兩人的第二不同則有些游離於演技之外了:梁朝偉更多的時候是在獨秀,而梁家輝很多時候是hold住氣場並且帶著大家一起hold住氣場。

因此在《寒戰》裡面,無論郭富城也好、李治廷也好還是彭于晏也好。和梁家輝對上戲感覺就各種對路,而一旦對不上了,氣場就hold不住了。

郭富城奪梁家輝權的時候的對峙多有氣魄啊;可是同樣場景用類似的氣場對上李治廷,卻顯得焦躁、底氣不足外加有一點傲嬌感。

李治廷對上郭富城演審問戲的時候,還有些略娘受和欠抽;可是和梁家輝對審問戲的時候,雖然最後被梁家輝用職場菜鳥論完破了,但是前面的論述過程卻顯得正常許多。

彭于晏因為戲份過少,基本只在最後一幕臺詞多一點。但是對比近年的表演,的確也是hold住了,果然也是因為和梁家輝對戲嗎……

這麼看來,梁家輝還真是神演員啊!

至於關底大BOSS嘛,我也傾向于認為梁家輝是。作為懸疑劇來說,如果BOSS不是劇中的主要角色,就沒有意義了。而目前的主要角色便當都領得差不多了,梁家輝是嫌疑最大的了。

不過這電影的主題果然是法治精神和職場潛規則吧!

重慶一周間

因為工作需要到重慶駐留一周,經歷了一周不溫不火的值守工作後,我留了半天的時間來晃晃重慶山城。

第一次到重慶是5歲的時候坐船下宜昌,匆匆而過,只對高高的朝天門碼頭階梯還有點印象。今年則是因公出差到過幾次重慶,基本都是工作結束便匆匆而去。某種意義上,這是我第一次真正遊歷重慶呢。

對於重慶來說,我的印象還算挺好。工作地點在渝北區科技園,交通燈井然有序得讓人感動。時節乍寒還暖,空氣涼爽舒適。步行上班,爬上一座又長又陡的坡,高高地越過車河,悠悠地走到照母山下便到。

一周工作結束後,我便去了渝中區閒逛,體驗一下山城的感覺。說起來我覺得重慶高低錯落的城市格局非常有趣,細細想來,非常具有宮崎駿式的巧趣。事實也的確如此,雖然我在城區裡迷路得七葷八素累得一身汗,因為Google地圖實在是沒辦法應付這樣一座3D式的城市,但是還是覺得饒有趣味。

一路從牛角沱走到朝天門,附近正在施工,因此顯得有些雜亂。朝天門修了一座廣場,廣場上有迎風放飛的串風箏,令整個廣場頗有些魔都世紀廣場的味道。我憑欄眺望,參差的建築在夜色中化作深色的剪影。遠處洪崖洞的建築群金碧輝煌,有些像海市蜃樓。江風撲面而來,一時百感交集,竟然不知道應該是“思君不見下渝州”還是“千里江陵一日還”了。

小米手機一周年

去年11月16日拿到小米手機的我應該算是小米的初代發燒友了吧。
小米手機入手記
初識MIUI是混跡獨博圈的時候在別人的博客裡看到的,印象最早應該是胡一刀那裡。後來幫表哥折騰G7的時候給裝了一個,交口稱讚。我一直在感歎為什麼我買的是G6而不是G7,作為原廠SENSE體驗爛到爆的G6我絕大多數時候使用的是CM7的默認ADW,對MIUI眼饞已久。
所以小米手機我是第一時間就關注了,然後是15000+的排號。眾所周知,小米當時以泰國洪水供貨不足的理由延遲發貨,中間我足足等了一個月。
後來我還參加了MIUI V4的內測,算是親眼見證了V4從基本不能用的ROM漸漸發展起來的過程吧。到今天已經足足一年了。

現在我早已經放棄了所謂的橙色星期五,刷入了原生ICS。機器資訊中的廠家資訊也被我無情改成了Culiang。
由粉轉路人再轉黑的過程真的是循序漸進的。
必須承認在2011年11月這個時間點上,小米手機的性價比可以說是極好的。這也是小米手機期貨營銷論的觀點所在:最早一批的小米手機用戶的確是占到了不少便宜。但是這絕對不是我黑它的原因。當然也不是所謂的飢渴營銷啦、雷布斯大嘴啦等等……

我黑它是因為電池倉墊著的一毛錢、為了更新而更新的MIUI以及腦殘的微博大V們。

阅读剩余部分 -

碟諜風

今年的特工類電影,一共看了三部。

《碟中諜4》、《諜影重重4》以及《颶風營救2》

《颶風營救2》算是打的特工擦邊球,而且第二作的風格有些難以吐槽。簡單來說,就是特工技能很爛、打鬥很爛、懸疑設置很爛……總體就是爛……所以吐槽完畢後就到此為止吧。

《諜影重重4》主要的問題在於換主演,而且換主演也就罷了,主演還是用的傑瑞米。這總讓我聯動想起《碟中諜4》裡面那只“下次換我去勾引闊佬”的吐槽帝,難道是這兩大特工片打算合併製作了嗎?

就劇情來說《諜影重重4》頗有些承前啟後,但是又當斷不斷的感覺。懸疑還是埋得挺不錯啦,緊迫點還是設置得很好啦,不吃藥就會犯二什麼的。但是關鍵是整部電影只有佈局和防守,沒有反擊和破局,然後埋了個伏筆就叫大家下回分解了,頗不爽。

《碟中諜4》依舊沿襲了系列特色的阿湯哥耍帥風,整體調子感覺像超級英雄片多過像特工片。但是懸疑感差多了,像碟1那樣風格的鬥智沒有了。迪拜塔那段作為碟4的賣點,的確是驚險非常。我記得阿湯哥爬玻璃,手套突然沒電那一下,我真的被嚇到了。但是中盤這個調子唱得太高,結果結尾的時候就顯得平平無奇乏善可陳了……

回蘇州

離開蘇州已經一年半了。
一年半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比如從我到蘇州上學就開始修的地鐵終於修好了、比如之前被堵得發臭的干將河終於恢復原貌了、比如孫姐當時懷的孩子現在估計已經能自由行走了……

可是當我捧著一盒胥城月餅,啃得正歡的時候。時間好像回溯到了過去的節點並且就這麼停住了。
本來以為起碼十年內不會再回來的小城市,因為出差的關係又回來了。週五在魔都的工作結束,得到了難得的閒暇,便買了票到了蘇州。下火車的時候是下午5點,MP3的歌曲正好跳到青石橋的街道向晚,橙色的夕陽灑落軌道……我又回來了。

干將路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增肥:单纯性消瘦没有明确的内分泌疾病,继发性消瘦是由神经系统或内分泌系...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 PDM系统:英雄就是英雄
  • 瀚川:已经够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