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收獲,終于刮到NGA推薦碼

好吧,大半年前就在謀劃鼓搗一個NGA的帳號,可惜一直被推薦碼大關攔著。

當時每天堅持看帖20帖。以求獲得意外出現的推薦碼[俗稱“刮墻”]。然而在堅持了3個月無果后放棄了。

最近有心鼓搗一個牧師,所以最近經常在牧師區看帖。而今天就意外地跳出了“你看見墻上有一行字”。

嘛,這叫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么。反正心情一下就爽了幾個百分點,意外收獲果然是開心的源泉啊。

好吧,Google你很強大

Google拼音輸入法

Google拼音更新了。做了一些小變動。比如嵌入式狀態欄和節日圖標顯示,以及更圓滑的輸入框。還有Google帳號詞典同步更快了。還有一些什么細節還沒來得及對比。

這次的更新增加了一個很有喜感很有趣的功能:統計表盤。

仿照汽車的表盤,一個顯示打字速度,顯示為:“時速”。一個統計字數,顯示為:“里程”。還有一個表盤功能不明……正在研究中。

真的好有趣的說,我試著用了一下。達到的最高速度是每分鐘100字,果然我的手指速度還算不錯么XD……

Google啊,要是你還這樣發展有趣功能我就繼續支持你- -+

孟冬之末

轉眼一月就這樣過去了。

這一個月間氣候急轉直下。一個月前還勉強能單衣出門的,現在不穿個3層出門就是找死行為。

而且由於天氣太冷的關係,總覺得昏昏欲睡的,每天到了9點,便精神難以集中,想要睡覺了,而又怎麼都睡不飽。

之前,只要有太陽,那麼這一天就不會太冷。但是現在,已經連續幾天陽光明媚了,可只要出門,便會被大風吹得透心涼。

譬如今日,中午準備去吃飯。走在路上,像是要被風吹走了一般。拼命地傾斜身體,逆風而行,順帶腳下用力,這才成功走到食堂沒被吹飛。

坐在食堂吃飯。而門口用來擋風的塑膠簾子被風吹得劇烈搖擺,打在門框上發出乒乒的聲音。食堂邊不遠的工地上也傳來一些東西被吹落地的聲音。

啊,仲冬將至,這冬天就開始給我們打殺威棒了麼。

這樣說起來的話,這一年也快要過去了。回顧這一年,感觸良多。這一年發生的事情真的好多。無論是生活中,還是網路上。總覺得一言難盡,也不想多提起。

並不是說不堪回首,而是發生的事情太多,已經不容許我回想。或許在哪一天偶然回想起來,會自己在心裏面做一番總結的。

當時的處理可能太過唯心,現在過了這麼久了,應該能給我自己一個客觀的評價。不過也不苛求。

嘛,就像這隆冬,萬物凋零。我的精神也該好好休息下了,不想再多想什麼了。

矛盾

此日志是偶然想到的概念,寫下來是為了以后寫東西有個參考- -大概真的有我自己內心的一部分,不過我清楚的明白自己還沒有這么OOXX的地步而已。



縱然是明白是人皆有矛盾。我卻依然發現自己活在一個非常奇怪矛盾中。
我怕血,卻又渴望血。
就好象明知道毒品有害,卻因為迷醉幻覺,而陷入自身的矛盾中。
但是毒品擁有約束人不使用便會自覺難以生存的能力。血卻沒有。
一面因為見血而心悸,一面又隱隱渴望看見那殷紅的流動。
所以看著順著嘴角淌下的,滴在衣襟上的,沾在地板上的,綻開的花瓣。
周圍有獵奇的眼光,有驚異的叫聲,我手掩面急急出門,而手掌上傳來的觸感分明是微笑。
憐惜地,像是手掌上指縫間滲出流走的是什么珍貴的物事。嘴唇張開,貪婪地將那溫熱吮吸。
什么味道都沒有,像是無味卻濃稠的水,除了那一點點刺喉的感覺,順著食道滑下去……
于是臉色蒼白, 全身無力。
再度出現的我表現得就像那個暈血的人一般,在所有人驚異獵奇的視線中回歸到正常的我。


本來我是絕對絕對不能看見太過血腥的場面的,但是最近卻發現雖然一見到這種場面便會心跳加速幾欲昏倒。
但是每次遇見這種事情的時候卻總是忍不住要去看。
想像著碰觸到血液的溫和粘稠感,想像著血液從皮膚上流過的感覺,想像著血液經過喉嚨的感覺。
有時候發現自己很是迷醉這種感覺,于是在想自己最近是不是因為什么原因導致心理出現什么毛病了……

匪就匪吧=_,=

哆比多诺  16:22:42
因为长的像山贼····
雷守  16:22:56
山贼……
哆比多诺  16:23:15
是啊···

哆比多诺  16:40:05
还是像土匪···
哆比多诺  16:40:11
照正面去
雷守  16:40:17
匪就匪
雷守  16:41:05
俺不管了
雷守  16:41:09
匪就匪吧- -

好吧,今天偶然發現一交好的學長的校內,發現其證件照一張。于是怨念。

哆精說:你那就像山賊。

好吧我換照- -于是出現上面的對話。

匪就匪吧=_,=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秦大叔:文笔很好啊!
  • 瀚川:说明我是一个长情的人(。
  • 秦大叔:刚刚删邮箱,顺便从N前的邮件里回访曾经的那些博客,你这是第一个能...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分类

归档